项目回顾

斯里兰卡 | 漂洋过海来看你

一、关于义工平台

  出走世界(World without Borders)是由学生创立的年轻公益平台,与Child Education Development进行合作,向兰卡输送志愿者。由于刚刚成立,在网上搜索不到什么信息,所以父母最初对我的出行非常不放心,爸爸更是质问我“你凭什么相信他们?”而一位学姐也说我胆大,“不怕被骗吗”。但是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好像完全没有过脑,因为由同学了解到的渠道、加上以公益为名,让我放心交出了我的信任——事实证明,也确实值得这份信任。

二、关于寄宿家庭

  位于科伦坡附近的welisara,距离市中心约40分钟车程。爸爸妈妈都是非常和蔼可亲的人,育有一女二子,之前在英国生活。平时由妈妈安排我们每天的义工行程,而爸爸负责帮我们叫车、带我们兜风、以及呆萌(误)。住宿条件是多人间、上下铺、有蚊帐、有独立卫浴、有WiFi。三楼有露台,平时洗完澡我喜欢待在那里吹吹风,看星星,看萤火虫;白天还会有松鼠串来串去。家里还有一只(把自己当作狗的)兔子,会爬楼梯到二楼啃电线、喜欢像猫那样清理自己的毛,像狗那样趴着和围着爸爸打转。行踪不定,饮食不明。兔爷很傲娇,我们喜欢调戏它。

三、义工安排

  我做了两周,一共去了四所学校。一所orphanage school,也是妈妈最关心的学校;一所pre-school;两所幼儿园。除了孤儿院以外的学校都是只上半天课,所以一般是上午去学校,下午自由活动。义工内容很即兴,陪孩子们折纸、画画、唱歌、跳舞、学写字、还有疯跑疯闹。一般会有老师带着,我们只要在旁边助教就可以了;有时候老师会让我们自由发挥,所以建议志愿者提前准备一些有趣而简单的教学内容。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真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大喊大叫,在操场上奔跑不停。虽然是用英语教学,不过沟通起来还是有点困难。所以到后来我们索性放弃英语,改用夸张的表情、以及叽里咕噜的鸟语跟他们对话。他们太需要认同感,抄写字母的时候写完几个就叫“teacher”, 等我夸完“good”之后再继续。感觉到它们身上对知识的那种神圣,写一个字母可以写好久,还用尺标齐,弧度不够完美写了又擦…让我感动又惭愧。

四、在孤儿院

  孤儿院的孩子们要热情活泼(熊孩子)得多。一下车孩子们都兴奋地从窗户里伸出手来跟我们握手,两个小姑娘拉着我往里冲。操场上的秋千非常非常简陋,只有一个铁架子,我帮着调整长短,蹭了一手臂铁锈,孩子们看到了很贴心的帮我擦,感觉比爱惜自己还爱惜我;Interval发饼干的时候,他们还一直监督我们把我们的果汁和饼干吃完才放心。

  除了有个女孩少一条腿,这里的孩子身体都正常健康,也都很聪明。妈妈对我们说,孤儿院的负责人很感谢我们,我们的爱对他们很重要,即使只是陪他们玩、摸他们的头。我们可以为他们做的很多,“they are wounded inside, they have many sadness in their lives. They used to have nightmares but a month ago after we started the program of WWB they slept like angels”之前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能为他们做什么呢,总觉得自己的力量很微薄。不过原来其实就这样陪伴着他们就好了。想到这些小孩子再过几年就长成大人了要走入社会了,可是社会却没有可以接纳他们的地方。斯里兰卡直到06年才结束内战,妈妈说国家没有精力去关注孩子们的教育。这些孩子即使在国家独立日也无处可去,只能待在孤儿院,我们不去的时候他们就只能自己玩。听了觉得很难过。

五、我的感悟

  这段日子有非常开心和有成就感的时刻,比如给幼儿园画墙的时候;孤儿院的一群孩子让我给他们推秋千的时候;还有那些羞涩的孩子从注视着我到对我展露笑容的时候——这些时候都非常有成就感。一直对出发前和爸爸吵架时候他说的那句话耿耿于怀,“他说”你做这个一点意义都没有”。这些天我一直在问自己,做这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真的像爸爸说的那样没有意义。没错,孩子们还小,我们会被忘掉,涂过的墙会被推倒重漆,甚至往远了说既然都要消逝那么生命本来就无意义。这些天也确实有让我想要马上回家的时候,酷暑暴晒,差强人意的集体住宿和饮食还有忍无可忍的蚊虫,抛下那些帮助别人的站在高处的想法,我还是那么自私。想起之前在知乎上看到的问题“环游世界到底有什么意义?”有非常积极的答案,也有说因为期待太高落差太大回来后得抑郁症的。同样的,我可以写出一百条理由说我不后悔,我也可以写出又一百条理由说我再也不要去做义工。我唯一能够确定的一点是,如果我没有在这里,我依然是那个舒服地躺在家里做着春秋大梦的人。我不会知道自己的局限,我不会知道自己喜欢的公益不是那么简单,我只有从照片里想象一个其实并不完整的世界,因为只有照相者才能看到镜头外,美景边就是随处可见的废墟和垃圾。世界不是我想象出的美好样子,所以我在这里,用自己的眼睛去重建、去经历。也希望有更多人能走入兰卡,加入WWB。走之前妈妈念念不忘地叮嘱了好多次,希望我们能让更多人知道WWB,也有更多人能在非假期时段来做义工,因为在寒暑假过去之后,孤儿院的孩子们又回到了没有人陪伴的状态。比如给幼儿园画墙的时候;孤儿院的一群孩子让我给他们推秋千的时候;还有那些羞涩的孩子从注视着我到对我展露笑容的时候——这些时候都非常有成就感。

  一直对出发前和爸爸吵架时候他说的那句话耿耿于怀,“他说”你做这个一点意义都没有”。这些天我一直在问自己,做这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真的像爸爸说的那样没有意义。没错,孩子们还小,我们会被忘掉,涂过的墙会被推倒重漆,甚至往远了说既然都要消逝那么生命本来就无意义。这些天也确实有让我想要马上回家的时候,酷暑暴晒,差强人意的集体住宿和饮食还有忍无可忍的蚊虫,抛下那些帮助别人的站在高处的想法,我还是那么自私。

  想起之前在知乎上看到的问题“环游世界到底有什么意义?”有非常积极的答案,也有说因为期待太高落差太大回来后得抑郁症的。同样的,我可以写出一百条理由说我不后悔,我也可以写出又一百条理由说我再也不要去做义工。我唯一能够确定的一点是,如果我没有在这里,我依然是那个舒服地躺在家里做着春秋大梦的人。我不会知道自己的局限,我不会知道自己喜欢的公益不是那么简单,我只有从照片里想象一个其实并不完整的世界,因为只有照相者才能看到镜头外,美景边就是随处可见的废墟和垃圾。世界不是我想象出的美好样子,所以我在这里,用自己的眼睛去重建、去经历。也希望有更多人能走入兰卡,加入WWB。走之前妈妈念念不忘地叮嘱了好多次,希望我们能让更多人知道WWB,也有更多人能在非假期时段来做义工,因为在寒暑假过去之后,孤儿院的孩子们又回到了没有人陪伴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