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回顾

斯里兰卡 | 关于旅行,最重要的决定

  总是很随意地做一个决定。当初同伴鼓动,说了一句“要趁年轻”,就揣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准备出走世界。

  以至于在临行前一天仍有些暗暗后悔:会不会是作死瞎折腾。

  当初考完试留在北京数日异常倦怠懒散,窝在宿舍什么事都不愿做。想着就这个样子的自己花10个小时跑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没有着落的国度,到底能做什么,对之后的生活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多期待。

  而直到身在其中才发现,所有的疲倦和懈怠,都只不过是因为没有遇见。

  当一个小女孩念了三遍你的生日又生怕忘记而拿来笔在手背上一笔一划写下May 4th;当穿着一身橙色纱丽的姑娘拉着你请你坐在花园的石坛上,因为怕你的裙子弄脏而慌乱地从旁边拿来一只大麻袋垫上;当孩子们怕你的手机被玩坏而偷偷藏在花园最里处,用一片嫩绿的叶子遮住;当一个只四五岁的小男孩扑闪着大眼睛,用最完整的句型和天使一样的小奶音一字一顿地告诉你他的一长串名字;当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从羞涩不敢看你不敢说话只是笑,到拉着你的手说想要去外面的世界;当画完幼儿园整面墙,回后寄宿家庭的粑粑说他已经把墙画作为了他的微信头像,并且希望你们也粉刷一下这个家;当中餐日一群人手忙脚乱做着带海底捞火锅底料的乱炖,闻着熟悉的味道觉得是世上最美味的佳肴;当寄宿家庭麻麻喊你darling,用感动到哭的标准的英音向你讲述斯里兰卡和孤儿院孩子的故事,在离别时拥抱你和你贴颊吻。

  你会发现这里如此需要自己,自己是如此干劲满满,笑容里带着多大的成就感。再累再热也一定会坚定地说值得。

  一开始担心的安全问题也被证实几乎没有必要。我看到的都是斯里兰卡真诚朴实友好的笑容。

  挂在火车上时一旁的小伙子会笑着请我吃他手上的槟榔和奇怪的树叶,并且一路用手小心地护着你,怕我被一旁的枝枝叉叉划伤;另一次一起盘腿坐在火车车厢连接处的大叔,总是时不时抬起头和我对视然后羞涩一笑,下车时还轻轻抬手说声拜拜,露出大白牙齿;马路上迎面走来的人们无不友好地对我们说你好;路途中有无数似乎专是为了与我们挥手见面的在路边站成一排打招呼的,连面庞都没有看清楚的“路人们”;不时从身后说声“excuse me”然后希望一起合影的可爱的当地年轻人们;会沿路向我们介绍风景和特色,用肯定的语气问我们斯里兰卡是否很美的tuktuk车司机。

  故事太多,一期一会。

  一开始就没有将其定义为多么高大上的义工工作,而是旅行。只是在15天的旅行途中多驻足了一会儿,多做了一些事,多收获了一分感动。而这正是旅行的意义。

  若是当初没有来这里,想必自己还是倦怠地窝在家里,什么都不想做,也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吧。

  因为怀着这样的心境,所以把这里的所有都视为馈赠。包括被扰得一整晚没有睡着的群魔乱舞的野蚊子和至今没有褪去的一百多个蚊子包,被晒黑了好几个色度的皮肤,吃不习惯的粉粉的米饭,画完墙壁后沾满油性颜料的用泥巴洗了大半个小时的双手,以及黄昏时骤起的满城乌鸦和它们震耳的鬼畜般的叫声。

  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再美好不过的记忆。

  于是坚信,当初自己随口答应说的“好”,是自己二十年来做出的,关于旅行,最重要的决定——出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