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回顾

巴厘岛 | 爪哇之外,有座小岛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巴厘岛这个以海滩和热带风情闻名的度假胜地,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巴厘岛属于印度尼西亚,而且它就在爪哇岛(Java)的旁边。

  如果不是因为要去巴厘岛,我大概也不会知道这些。

  作为运动无能加懒人一个,我一直以为,如果有一天我要去巴厘岛的话,会是去悠闲地度假:每天睡到自然醒,大部分时间消磨在度假村的各项设施里,逛个街啊吃个饭,偶尔再去海边溜达溜达。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去那里的一所孤儿院支教:手里牵着一个睫毛弯弯的小正太,身上挂着一个赤着脚的小姑娘,手舞足蹈五音不全地教儿歌;我也不曾料到,自己会凌晨三点跑去爬火山,手抖脚也抖地在攀爬的间隙抬头,看漫天的繁星和湖畔的灯火交相辉映,一边想着自己可能要死在这儿了,一边想着不如就把我留在这儿吧;在冻得发抖的黎明时分,一边在山顶看日出一边用同伴的脑门儿磕鸡蛋……这座爪哇旁边不起眼的小岛,带给了我太多意想不到的经历和美好的回忆,让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在这里的十四天,我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风景,体验到了不一样的风情。

  蓝天白云下,红白相间的印尼国旗轻轻飘扬,碧绿的稻田里隐约可见农人劳作的身影;村口的寺庙里,高大的树木投下森森的阴凉,嫣红的三角梅将枝桠探出斑驳的石墙,唯有石刻的神明,身上雕着繁复的花纹,半闭着双眸,庄严地静立在石台上,任凭日升日落,光影爬上它的身躯又潮水般退去。

  每天早上,家家户户都会在叶子编的小盒子里放上鲜花、食物和香薰放在地上献给神明;即使是在机场,也可以看到肤色黝黑的巴厘岛汉子,耳边别一朵淡黄色的鸡蛋花,脑门上粘着几粒米,眨着长长的睫毛,用小鹿斑比一样清亮的眼神四处张望,一笑就露出一口白牙……

  在这里的十四天,我认识了许多可爱的人们。

  认真负责的Yunita,上课的时候是无比给力的英语——印尼语翻译,下课的时候可以把摩托车骑得飞快,让后座的我一边迎风流泪一边大呼过瘾;

  大眼睛长睫毛还有点婴儿肥的Desak和Juni姐妹花,骑了很久的摩托车陪我们夜游库塔海滩,一开始和我们走散了,在人流如织的库塔找了我们一个多小时也毫无怨言;

  带我们到处旅行的Adi小哥,专注讲鬼故事和拿老板开涮二十年,在又陡又窄的路上一边开车开得飞快一边介绍风土人情;

  爬山小能手眼镜哥,一路拎着我完成夜爬火山的mission impossible,好几次差点被我连累滑倒却只是哈哈一笑叮嘱我回国后要好好锻炼身体;

  还有外表憨厚可掬却喜欢偷拍别人黑照的腹黑小明哥Dewa;

  介绍起自己的光荣事迹滔滔不绝的客栈老板Mr.Sudi……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孤儿院里那一群可爱的小朋友们:

  有高高瘦瘦,皮肤黑黑的腼腆学霸,每次举手回答问题前都要不自信地瞟一眼老师再犹犹豫豫地上台,但一旦冷场他总会起身解围;

  有长得鬼灵精怪的印尼版“马小跳”,每次大家都起哄让他来表演节目;

  有任尔追跑打闹,我自岿然不动记笔记的严谨认真型小姑娘,因为回答不上来一个问题而回房间偷偷掉眼泪;

  也有性格开朗,爱举手爱发言的小美女,无数次拯救略显尴尬的课堂氛围;

  当然更少不了一群年纪小,没法听课,光着脚丫到处乱跑的“小屁孩”们,逮着机会就往你怀里钻……

  虽然肤色不同,语言不通,但这里的人们,无论是成人还是小孩,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上班和上学总是无聊的,老板总是讨厌的,回答不出来问题会低下头不看老师的眼睛……总能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熟悉的影子。

  在这里的十四天,我们一行七人是开心的。

  在海神庙看到了美丽的海上日落;在巴图尔看到了难忘的山顶日出;欣赏了“魔性”的巴厘岛狮子舞,也穿着纱笼去寺庙旁观了祈祷仪式……美丽的风景,独特的风情,可爱的人们,让这十四天如此令人难忘。

  巴厘岛为何会给人如此多快乐?

  大概是因为人们将烦恼全都丢在爪哇国了叭。